《拉丁美洲:被切開的血管》曾被列為禁書的經典作品

上次更新:21 11 月, 2022
政治腐敗與人民懶散的背後,是強權掠奪

我曾在位於中美洲的尼加拉瓜生活過一年,無論出發前、離開後,都常聽到人們對拉丁美洲的想法,例如「很亂」、「治安很不好」、「到處都是毒品」等,當進一步問: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?回應多半是「政治腐敗」、「人民懶散」。

然而,真的是這樣嗎?一個國家整體表現不佳,真的是因為一個貪得無厭的政府和一群好吃懶做的人民造成的嗎?

以社會學的觀點來說,凡事都要了解系統和脈絡,就像面對一個成績不好的學生,除了討論他的學習策略,也許更重要的是觀察他的生活,是否處在一個對學習有幫助的環境?身邊的人對於學習的態度又是如何?他每天需要擔心的事還有哪些?

這本《拉丁美洲:被切開的血管》的作者Eduardo Galeano想要告訴你,真正的原因,來自於歐洲與美國等強權的掠奪。

black and white people bar men
Photo by Gratisography on Pexels.com

關於這本書

Eduardo Galeano是位烏拉圭作家,作品在拉美研究圈享有盛名。他以許多的歷史事件,配上自己的解讀,描寫美國與歐洲如何控制他的家鄉。控訴美國與歐洲等世界強權,為了自身利益,不惜血洗原住民族、讓整塊大陸被掏空數百年。

1973年發生軍事政變,他因此流亡阿根廷,《拉丁美洲:被切開的血管》也被列為禁書,又於1976年發生軍事政變,他只好流亡到西班牙。直到1985年才回國。Galeano期望藉由文字,讓世界看到實際發生在拉丁美洲,卻被勝利者所隱瞞的事實。

拉美人自己怎麼看待這段過去?

我曾訪問過幾位尼加拉瓜、宏都拉斯朋友,對於歐洲人入侵拉丁美洲這段歷史的看法。他們不約而同的兩手一攤說:這很難說,歐洲人帶來了病毒跟戰亂,卻也帶來了文明,讓他們知道外面的世界長什麼模樣。不提強權的掠奪,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,似乎一直是個難解習題。

american flag with rolled dollar bills
Photo by Karolina Grabowska on Pexels.com

該如何控制一個國家?

書中提到許多歐洲和美國控制拉丁美洲的方法。

  • 佔領
  • 殖民
  • 經濟合作:讓該國的主要收入都依賴某種產品,接著再控制該項產品的價格
  • 政治:控制選舉結果或是讓內部發生衝突,坐收漁利
  • 自由貿易,讓本土企業無法發展,越來越依賴國外
  • 關稅協定
  • 貸款、投資

驚訝的發現,美國並沒有耗費一兵一卒,就能夠左右選舉結果,讓自己得以繼續向拉丁美洲各國提款。

關鍵技術應受到保護、或國有化

拉丁美洲因為大量土地、鐵路、航運都被美國所持有,造成本土小型企業無法生存,最終只能依賴美國給的貸款,再支付給美國所提供的設備或產品,從中賺取微薄利潤,越陷越深。

其實不只基礎建設,為了保護關鍵技術,許多國家都會立法或者將相關公司國有化。例如立法院最近通過了行政院函議的《國家安全法》及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》條文修正案,目的就是為了保護台灣極具競爭力的半導體產業的營業祕密;而烏克蘭也在去年將軍工發動機製造公司Motor Sich國有化,防止重要國防技術流向國外。

經濟日報社論/保護關鍵技術 須兼顧產業發展 | 社論 | 評論 | 聯合新聞網 (udn.com)

防止中國併吞 烏克蘭宣佈國有化戰機引擎製造商、關鍵技術不外流 – 國際 – 自由時報電子報 (ltn.com.tw)

chocolate in mug
Photo by Brigitte Tohm on Pexels.com

除了掌握原料,更要掌握技術

拉丁美洲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,優秀的環境培育各種農作物,卻不一定具備將原物料加工成產品的技術。

嗜吃巧克力如我在尼加拉瓜時,聽到這個國家盛產可可,便滿心期待地要在房間塞滿巧克力製品。奇怪的是,拜訪了好幾家超市、市場,卻很難見到巧克力的蹤跡。無論怎麼找,都是些台灣也能看到的外國品牌,或是專賣給觀光客的高價巧克力,反倒是飲料攤上的「可可加薑」隨處可見。

製成巧克力的關鍵原料是可可脂,需要從可可豆裡萃取。而可可加薑並不需要經過加工技術,純粹將可可豆打碎,加上糖和薑汁與色素製成。

後來我才明白,原來產可可的尼加拉瓜,並不具備製作巧克力的技術,或者說不普遍。於是可可收成後,送往瑞士和英國,製成巧克力,再行銷全世界。當然,最好的利潤也被巧克力商賺走了。

許多可可農,一輩子沒嘗過巧克力。

後記

巧克力只是其中一個例子,諸如工業、通訊、電子產品也面臨一樣的困境。我相信,聰明的拉美人不會沒有想過自己培養研究能量,但辛苦培育出的菁英受到豐富資源所吸引,紛紛投入美國研究機構的懷抱,也是許多其他國家面對的難題。

有句話說「歷史由勝利者書寫」,無論是舊殖民主義時期的侵略,或是新殖民主義時的各種「投資」和「援助」,這一切都要從1492年哥倫布登上美洲大陸說起。諷刺的是,西方歷史上被崇拜的偉大冒險家,在拉美人眼中卻是十足的侵略者。

過往大眾習慣了以歐洲為中心的思考邏輯,終於在近代非主流文化風潮中讓不同角度的聲音能夠被聽見。

你可能也會感興趣

告訴我你的想法:

Subscribe
Notify of
guest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