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AI已經能夠取代許多工作,你為什麼還追求「和別人一樣」?3個原則走出你的獨特性《終結平庸》

上次更新:17 10 月, 2023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分。如果你叫魚去爬樹,他終其一生只會覺得自己是笨蛋

想像一下你正駕駛一台戰鬥機執行任務,忽然間,戰鬥機受到攻擊,接著液壓系統失效了,就好像開車沒有油門、剎車,也沒有方向盤一般失去控制。

這時你會怎麼做?

  • 放棄戰鬥機,使用降落傘逃生
  • 使用手動模式,降落飛機
  • 衝向敵人,同歸於盡
flight flying airplane jet
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.com

2003年美軍與伊拉克戰爭時,飛行員坎培爾考慮到如果自行使用降落傘逃生,那麼失控的戰鬥機將會直接墜毀在巴格達,傷及同袍及市民,因此選擇了手動控制飛機。這個方法在整個飛行員訓練中只練習過一次,原因無他,因為難度很高,並且需要強大的臂力。

戰鬥機持續向地面墜落,坎培爾調整設成手動狀態,飛機終於開始爬升。他最後將這架已經有數百個彈孔的飛機飛回空軍基地,平安著陸。

身為史上為數不多曾以手動模式降落A-10戰鬥機的飛行員,坎貝爾上校真正的代號是「殺手妞」(Killer Chick),身高約一百六十公分,體重約五十四公斤,離一般人對「平均」飛行員的想像很遠。

在上個世紀,為了能坐進精心設計的駕駛座艙,軍隊對於飛行員的身材有嚴格要求,像坎貝爾這樣嬌小身材條件是不太可能被錄取的。

究竟我們從小在教育體制就習以為常的「平均主義」出了什麼問題,竟然差點錯失這樣一位優秀的飛官?

平均值的起源與重要人物

凱德勒(Adolphe Quetelet)是比利時天文學家、數學家、統計學家和社會學家,創立並指導了布魯塞爾天文臺。他將統計機率等過往只用於天文學的概念引導到社會科學人體測量,於是人類開始有「平均人」的概念。

接著,英國學者高爾頓(Francis Galton)提出《優生學》,進一步把偏離平均的人分為優和劣,認為高於平均是高等公民,低於平均是低等公民

到了1900年代,美國管理顧問和工程師泰勒(Frederick Winslow Taylor)進一步將平均理論帶入工廠,成為標準化工作流程,認為這樣才能以最高的效率生產。

美國心理學家和教育家桑德克(Edward Thorndike)則將平均值以及優生學概念帶入教育,認為學校應該依據能力將學生分類。辨識出資質優秀的學生,並且投入更多的資源栽培。

接著就是我們現在所熟知的所有考試制度、分類方法、成績,從進入學校開始,接著進入職場,伴隨著每個人的一生。

groups of strawberries in black containers
Photo by Jan Van Bizar on Pexels.com

平均值有什麼不對勁?

愛因斯坦說: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分。如果你叫魚去爬樹,他終其一生只會覺得自己是笨蛋。」

終結平庸》作者Todd Rose小時候不是個「好學生」,曾被診斷為過動兒,成為中輟生,為了養家而做過許多低薪的工作。逐漸明白學校老師或解題高手教給他的那套並不適用在自己身上後,根據對自己特質的了解而改變學習方法,甚至調整學習路徑,終於得以發揮所長,成為哈佛博士。

他開始致力於研究打破平均值,認為平均值根本不存在,並分析如何運用個體性爭取優勢。

woman leaning on table
Photo by Andrea Piacquadio on Pexels.com

解決方法

書中分享三個原則,幫助我們從平均觀跳脫,尊重個體性。

原則1:參差原則 (Jaggedness Principle)

應該避免用單一數值或是形容詞概括,而是去關注個體差異。舉例,眼前有兩個人,一個身材高但肩膀窄,一個身材矮但肩膀寬,可能都會被形容「魁梧」,但一看就知道兩個人完全不像。

同樣的概念可以被延伸到智力測驗,兩個都是智力測驗105分的女孩,一位拿手矩陣推理,另一位空間概念特別好,可想而知拿手的科目和將來適合的工作都不同。

如果忽略了個體差異,只關注在單一數值或形容詞,就會錯過每個人的獨特性

相似的概念在《社會性動物》中也見到。怎樣才是一名好士兵?也許是跑的快、力氣大,這種體能數值都容易被測量,但有更多無形的心智條件,譬如團隊合作、紀律、勇氣,也同樣重要。兩名士兵擺在一起不會完全相同。

原則2:脈絡原則 (Context Principle)

你一定有在電視新聞上看過小明在學校或者外面闖禍後,記者去訪問他的阿嬤。阿嬤卻呼天搶地、一副不可置信的說:不可能啦!我們家小明很乖的,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。

那就怪了,到底哪個才是真的小明,是在外面闖禍的那個,還是在家裡很孝順的那個?

根據脈絡原則,很可能兩個都是

有一本暢銷書,叫做《先別急著吃棉花糖》,是關於一個著名實驗。這個實驗把小孩子單獨留在房間裡,給他們一人一塊棉花糖,小孩可以選擇馬上吃掉棉花糖,還是等十五分鐘後,就可以多拿一塊棉花糖。研究人員後續追蹤每一位小孩,結果是,能夠等待的小孩,長大後,全都比那些馬上吃掉棉花糖的小孩成功。

因此這個「棉花糖理論」下了一個結論:能夠自律,是成功的關鍵。

但真的是這樣嗎?

一位經常與孤兒院小孩相處的教授提出不同意見。並以那些小孩為例,表示他們根本不可能等待更多獎賞,因為孤兒院資源缺乏,如果拿到棉花糖不馬上吃掉,一定會被其他小孩搶走。但這跟小孩的自制力無關。

如果因為急著吃棉花糖,就為孩子貼上「不自律」的標籤,不僅忽略了孤兒院小孩的其他特質,更抹煞了他們的努力。一個簡單的親身經歷,打破了學者的僵化思考。

人的個性是會隨著情境做調整的,觀察一下自己平常在學校、公司的表現,和在家裡是一致的嗎?

所以,當以後描述自己或他人的個性,可以不用肯定的說自己是某種「單一」人格,可以說「在..情況下,我會...」,或者「若...則」。

原則3:路徑原則 (Pathways Principle)

傳統上我們大多認為職涯發展是「線性」的,也就是先做A,接著做B,然後去C,最終到達D。但作者不認同這種看法,他認為發展比較像是一張「」,並沒有非得先往哪裡走不可。每個人根據自己的特性都有適合先完成和後完成的事情,對每件事的領悟力也不同。

線性觀點就好像標準法式料理,依照餐前酒、前菜、湯、主菜、甜點、咖啡的順序依序上菜,而作者的網路觀點則比較像Buffet,自行選擇什麼東西要先吃、要吃什麼,設計出專屬路徑,達到理想目標。

person stands on brown pathway
Photo by Tobi on Pexels.com

案例1:運用脈絡原則,扭轉局勢

第一次意識到「人在不同環境下,面對不同人,會有不同表現」這件事,是念研究所的時後,與顧問Diana練習面試,有一題必考題:「你有什麼缺點?」,一開始我盤點過去職涯上曾犯過的錯誤,並反省後,整理回應。Diana卻引導我:「當你說缺點時,要搭配情境」。

舉例,我覺得自己是個不夠有彈性的人,當同事承諾的事情沒有發生,我會手忙腳亂。Diana說,何不改成:「當在專案中,有時間壓力,並面對某種類型的同事時,我感到壓力,不知道如何將專案往前推進」。

我才意識到其實自己並不是個「總是」沒有彈性的人,例如碰到興趣不合的客戶時,我能夠找合適的同事一起培養關係;碰到溝通不順暢的客戶時,我不會硬碰硬,能夠找合作夥伴,換張嘴說一樣的話,讓專案順利往下推進。

如果幫自己就這麼戴上了一頂沒彈性的帽子,似乎就抹煞了成長的可能,他人對我的了解也變的扁平。

而這個發現也幫助我與同事互動。職場上總是會碰到喜歡和不喜歡的人,以前碰到機車同事,容易覺得他整個人機車、全家都機車,光看就渾身不對勁。

後來懂得脈絡原則後,就會想:也許回到家,脫下了襯衫後,同事是個好姐姐、好女兒,只是公司的情境讓同事有這些反應,並不代表這是他的全部。

想通了這些,就不再那麼介意了,心裡也舒暢許多。

eggs in tray on white surface
Photo by Daniel Reche on Pexels.com

案例2:運用個體差異,為組織帶來價值

書中提到好市多(Costco)的案例,企業的核心是「關心個體差異,主管可以全力幫助員工養成任何對公司有幫助的技能」。延伸到員工發展,就是賦予他們選擇職涯路徑的自由和權力

其中一位好市多員工,Annette Alvarez-Peters(剛好有找到她的Linkedin,職涯進程一覽無遺),從看似毫不相關的收銀、行政助理,到成為負責全球葡萄酒採購的副總,甚至能影響每年葡萄農場選種哪種品種的葡萄。

看了好羨慕,但也不免懷疑真實性,幸運的是身旁就有曾在好市多工作多年的朋友,能夠得到第一手消息。朋友完全相信這個案例是真實的,並舉自己身邊的採購同事為例,說每一位都是從賣場推手推車開始的。

我追問:主管都有業務壓力,零售的步調又快速,難道不希望找個「即戰力」嗎?她回應:公司出現職缺時傾向從內部找,即使沒有經驗,也願意給機會。這與好市多創辦人James Sinegal的理念「從內部晉升」(Promote from within)相符。

我身處一個講究背景、經驗、即戰力的工作環境,即使公司鼓勵「Own your career」,當場景轉換到第一線,也經常因為業務壓力而難以落實。如果能夠讓員工「真正」擁有選擇職涯路徑的自由,相信會讓許多人夢想成真。

好市多能貫徹這個核心價值觀,讓自己始終擁有比競爭者更高的員工忠誠度,並降低了整體人力成本,最終為企業帶來價值。


結語

回到開頭提到的戰鬥機飛行員坎培爾,雖然擁有一副「不標準」的身材,但因為軍方觀念願意改變,有了可調式座位,讓飛機艙可以配合飛行員的身高調整,讓這個過去一定要身材符合「標準」,才能當飛行員的硬性條件不再存在,也給了傑出飛行員有一展長才的機會。

不符合標準、不是平均人,不代表沒有勝任這份工作的條件。坎培爾沒有像個飛行員的身高,但有聰明的應變力、足夠的經驗、過人的膽識以及強壯的臂力,加上同理心(能夠想到地面的同事們),作出這個對大家都好的選擇,救了許多人的性命。

平均理論幫助工業化時代的人類社會迅速成長,茁壯。從前要求量產、標準,是因為每個生產線上的罐頭必須一樣重、一樣密封,不這麼做的話就不利於包裝、運送,對消費者也不公平。

當我們的生活漸漸進入服務業,甚至多數可能被人工智慧所取代,致力追求平均、跟別人一樣,真的足夠讓我們在社會上立足嗎?當多數人都受過良好教育,有自己的想法,費盡心思讓自己變得跟大家一樣,還會讓我們感到滿足嗎?

你可能也會感興趣

告訴我你的想法:

Subscribe
Notify of
guest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